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女学生被迫卖淫失身

时间:2018-01-13
这是我将广东话转书面语,再修订加写内容的贴文。
我的名字叫思琳,在屯门一间Band 1女校读中五。由于读女校的关係,加上自己本身性格比较内向,一心只寄情于课本上,所以17岁的我从未试过拍拖,甚至连单独和男仔出外行街也未试过,只会与几个较要好的女同学间中相约到图书馆或自修室。
我的班中有一个同学叫嘉仪,由读小学时我们便已经是同学,加上大家都了往在同一公共屋村,所以在初中时大家的关係十分要好;但后来我发觉她开始无心向学,放学后常常和区内的飞仔到处流连,有一次更被我见到她在公园抽烟之后,我便已经尽量疏远她。
有一天,当我放学经过区内一个屋村公园时,看到有三个飞仔正围着嘉仪。
其中一个从后扯着她的头髮,有另一个在她的面前不停用手指着她的面,用粗口骂她,不一会更掴了她数下耳光;当时我随即想上前劝止但又下敢;刚巧我看见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警察经过,于是我便跑向他求助。
那个警察叫我带他到事发地点,我便立即带他往嘉仪那里去;当我们看到他们时,那个掴打嘉仪的恶少年仍在用粗口不停骂她;警察便上前喝止,向那个恶少年说:「有人报案话见到你打人,对不对?」
那个恶少年从容地答:「阿Sir,报案话我打了谁呀?」
警察便转向嘉仪问:「小姐,刚才是否有人打过你?」
谁知嘉仪却知吾以对,徐徐地答:「阿Sir,无人打过我…」
之后那三个恶少年的态度便更加嚣张,警察也无可奈何,告诫他们一顿便叫他们先行离开。
他们离开时那个掴打嘉仪的恶少年仍不时回头瞪着我,待他们离开后,警察亦叫我和嘉仪早点回家去。回家路上,我问嘉仪究竟发生什么事。
她诉说打她的那个恶少年叫阿龙,大概两个月前在卡拉OK结识的,最初他时常请她吃喝玩乐,她也不以为然应约;但之后当她知道原来阿龙是在元朗一间色情公寓做睇场,便想跟他划清界线;可是阿龙仍死心不息,时常骚扰她,在屋企楼下等她放学回家,又说她之前出来饮饮食食就受,想泡她就不接受,说她玩弄感情要她给分手费。
我在旁一直安慰她,但其实我根本完全帮不了她什么。
大概一个月后,嘉仪便退学了,并且搬了家。我也没有再跟她联络,心想事情已告一段落,谁知道我早已种下祸根,令自己万劫不复。
一天我如常放学返家,当经过楼下公园时,阿龙及三个飞仔截住我。我当时十分惊慌,阿龙冷冷对我说:「嘉仪依家在我间公寓,和我的事已经解决,不过她不信我会放过她,想叫你过去当面做个証人,和她一齐走。」
我心想事不关己,但想想若果不去嘉仪可能会有事;于是便跟他们上了一部的士往元朗去。不久,己经到了元朗,下了车跟他们到了一幢旧式唐楼楼下。
阿龙说:「嘉仪就係上面公寓。」
步过灯光昏暗的楼梯,我们入了二楼一间叫帝X别墅;一入门口,有一个类似茶餐厅楼面的服务台,坐在后面的两个男人,见到阿龙便叫了一声「龙哥」;而大门左边有一条走廊,大概有四五道房门;大门右边则有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坐在一张摺椅,一面抽烟一面用色谜谜的眼光望着身穿校服的我;加上那些又黄又红的光管灯光,令我浑身不自在,而阿龙他们却自顾自在站在服务台前高谈阔论。
我于是鼓起勇气问阿龙:「嘉仪在那里?」
阿龙转过身冷冷地答:「在入面第二我间房。」
我随即走入那间房。但发觉那间房只得一张床及一个小浴室外,并没有任何人。当我正想回头问个究竟时,阿龙他们己经在我身后,一手把我推倒在床上。我慌张地问:「你们想怎样?究竟嘉仪在那里?」
阿龙冷笑地答:「你个八婆教她搬屋转校,你问我她在那里?」
这时我知道被他骗了,但也连忙解释:「我无教她搬屋转校,其实我和她也不是太熟络。」
阿龙怒气沖沖地说:「你和那八婆不熟,我掴她两下你又帮她叫警察?你当我傻的吗?」
我正想再跟他说清楚时,他的两个兄弟已经扑上床,在我的左右两边按着我,掩着我的口,对我上下其手。我被吓得哭叫起来,拼命挣扎。
这时阿龙对他的两个兄弟叫道:「够啦,你两个前世未玩过靓妹吗?」
他的两个兄弟随即收手,我满以为阿龙也不想搞大事情,谁知跟着他对我说:「你听好,嘉仪欠我一万元分手费,而家我就找不到她,所以你要代她还!」
我已方寸大乱,什么事也得应承:「好…好…我迟些会筹一万元给你。」
「不可以!要立刻还!」阿龙说。
「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多钱,你给我几天时间吧…」我委婉地说。
「给你多几日时间?给机会你去报警吗?」阿龙说。
「其实有个办法好简单,看你个样子都多数还是个处女,现在出面有个阿叔,你和我接了他,一万元就算数啦。」
我听到后心里凉了半截,阿龙未及我有反应已对其中一个兄弟说:「出去向那个阿叔讲,有个学生妹一万元开苞,问他上不上。」
这时我已经吓至六神无主。未几,刚刚坐在外面的四十来岁的男人已经入了房,一面色谜谜望着我,一面掏出银包给钱,并对阿龙说:「她会不会不肯呢?」
阿龙一面收钱一面说:「佢不肯?到时你出声对我说,等我成班兄弟轮姦她!」
之后阿龙走到我跟前,用手拍拍我的面,目露兇光地说:「钱我就收了,你最好听听话话,否则的话…哼哼!」
跟着阿龙和他的兄弟便离开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现在,房里只得那个嫖客和我,那个男人在床尾急急地脱去全身衣服。看见他赤身裸体,我惊得不停饮泣,瑟缩于床头一角。
不一会,他终于上前捉着我的双手,把我拉出来,我一边哭一边挣扎,之后他使劲地把我双手向左右分开,一下子把我压在床上。
「救命呀!」我很想大声呼叫,但又恐怕惊动阿龙和他的兄弟,所以唯有压制着自己的声音。
那个男人开始隔着校服抚摸着我的小乳房,我强忍自己的惊慌,希望这个嫖客能放过我:「先生,其实我係被迫,你放过我好不好?」
那个男人瞪着眼望着我,说:「你真是被迫?」
这回得救了,「对呀!」我充满期待地回答。
那个男人再问我,说:「你真係处女?」
我羞怯的点点头。
谁知他一听到便说:「那么就可以放心打真军,不用带套子。」
之后他整个身体压住了我,一下子吻向我的嘴,扯高我的校裙,隔着内裤在我的私处乱抚。
我在不久之前,连男人的手也没有握过,但也对自己的初吻充满憧憬,心想能在浪漫的环境下献给自己心爱的人,想不到现实却在污秽的别墅床上给一个不知名的嫖客夺去,从没想到,有一天居然会和一个做得自己父亲的陌生人上床。
正当我在胡思乱想之际,那个嫖客已从后把我校裙的拉鍊拉下,把我的连身校服的上衣退至腰间;他的嘴也转移阵地,由我的脸上一直向我的胸前吻下去。
我羞得无地自容,脱口而出:「不要呀…」
我的内衣往上高高的搂起,我向前挣扎给他的手留出更多空间,那个嫖客同时已把我胸围后的扣子鬆开,一股凉意立刻侵入我的肌肤,那小乳房及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已呈现他的眼前;他一面用双手抚摸着我的乳房,一面用嘴啜着我的乳头,他的鬍渣还不时来回刮着在我敏感的小乳晕上。
我不知是因为过度羞怯,抑或过度是惊恐,我已被他弄得全身也发软了。
「妳的身体滑滑嫩嫩的,好好摸喔。」
他在我耳边说话。除了在我的胸前又亲又摸外,他的下体也不停隔着我的内裤,在我阴唇处上下的摩擦,又不时重重的顶着我的私处,像要想插穿我的内裤似的。
我在迷迷糊糊间已被他脱去内裤,又把我的两腿的分开。我的下体只有稀疏的耻毛及粉红色的一道小缝,现已毫无遮掩下完全曝露在他眼前。
突然,他停止了在我上身的活动,一下子把头探向我两腿之间,一阵搔痒从我的私处传遍全身;不好,原来他正在舔着我的阴部。
我的身体不但没有被男人触摸过,更说不上被人用舌头舔弄过。在这种强烈的剌激下,此时我觉得血脉贲张,细腰及双腿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。
我无法控制地张开嘴巴,「啊啊……嗯嗯……」地呻吟着,没想到我竟然叫出这种下流的声音。
在他卖力的舔着我阴部时,一阵一阵奇妙的感觉冲击着我,觉得子宫内有一股热烫烫的液体在流动。骤然,感觉到有液体已从阴户内流出我的下体小缝。
好不容易我从喉咙深处挤出几个字:「求求你……不要再舔了……」
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停下来,我喘着气努力的想要平静下来的时侯,突然间我感觉有个滚烫的东西正抵在我湿淋淋的小缝,同时不停在上面磨擦着。
我感觉阴道溼了,全身发烫,我已经知道接下来他就会干我了,可是我却没有能力避免。
自己的处女要在这种情形下丧失,我感到悲痛,绝望感使我的心碎了。
与此同时,他对準了目标,一步一步慢慢地将自己粗大勃起的阳具插进我的处女身体;之后他的下身用力一挺,一种灼热的烧痛带有被扯裂的感觉,我的处女膜就此他撞破,我的第一次就这样失去了。
当处女膜被突破,火热的肉棒插入体内时,我觉得身体撕裂成两段,刺痛万分。「好痛啊,我,不要! 」
我想他也感觉到己捅破了我的处女膜,这促使他更卖力的干我,抽插之声不绝于耳,花了大钱的嫖客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,「哈哈…真不愧是处女啊…好紧……」
他的阳具我的阴道里一抽一插,每一插都重重的顶进我的阴道深处,感受到龟头的地方已经撞击到我的子宫口。
每一插我的私处都四周都触碰到他的阴毛,在抽插之余他又趴在我身上吻啜我的小乳房。由于仍然处于发育阶段,我的乳房只得32吋,但他却爱不释手,一边用嘴啜一边用手大力的扼玩。
「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我这家长老师眼中的乖乖女就完全像个木偶,他从身后将我按在床上并猛烈抽插,叫我全身颤抖。我的哀叫声愈大,他就抽插得愈起劲。
我放弃了无意义的挣扎只是不停的流着眼泪,任凭他将我的双脚高举过头,在我身上来回的抽动,肉棒在体内挖掘,任由他在我身上到处吸啜,佔有。
用力抽搐的现在,刚才前戏的快感完全都被消失了,就算分泌出来的蜜汁和破瓜的鲜血作润滑,我还是觉得阴道到子宫都传来如火烧般的痛。
不久后,他把抽插的速度提高。我紧闭双眼,不想看到那嫖客淫秽的表情;满脸通红的感受着他在我身上抚摸、亲吻,女生羞耻的本能使得我尽可能地合拢大腿,只是更痛苦的感觉到阳具在我的小缝里面像在不断膨胀,那根坚硬的阴茎在自己的身体里肆意冲撞。
「真的好爽,好充实。」
他突然紧抱着我纤细的腰身,发出一下像野兽般的低吼声,阳具强力的插进去小小的蜜穴,之后再重重一压,「呜呜…呜呜……呜呜……不…呜…呜呜…不可以……呜呜……这样……」
我那挂着内裤,学生黑漆鞋的修长右腿正被那剌激抖动。
我便感到他那阳具在我的阴道深处里轻跃弹跳,一股暖流亦同时喷射在我阴道内,看来他已向我的体内射精了。
他软倒在我的身上,我感到体内的肉棒慢慢软下来,但却仍然一下一下地跳动着,似乎就连最后一滴也想要射进去。
未几,他抽出阳具,自顾自地去浴室洗澡。
此刻的我已泣不成声,我看到校服被血染了一片,而我的下体还流着这个不知名的嫖客射进我体内的精液,且带有丝丝的血丝。我捲曲着身子坐在床上,把头埋在两膝内,低泣起来。
不一会,那个嫖客已从浴室出来,迅速穿回衣服,在我面前放下一张伍佰圆纸币,便离开了房间。
我狠狠的把那张纸币撕掉,起身冲到浴室打开了水龙头,手羞涩的移向私处,轻轻的拨开阴唇,借着热水把别人的精液、自己的处女血、疲惫及创伤洗掉。之后飞快的穿回我的校服,想尽快离开这个令我失身的房间。
当我冲到别墅的大门,又被阿龙他们截住我,他冷冷地对我说:「不要打算走去报警呀!那间房有偷拍摄录机,你不识趣我就将片段当三级片卖。还有刚才都影到你收了嫖客伍佰圆,出事的我会说你你是自己贪钱去做鸡!」
我的脑子已一片空白,亦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,便夺门而去,匆匆离开。
就当这件事发了一场恶梦吧? 但可惜原来这只不过是恶梦的开始。
由于我被开苞的片子在阿龙手中,我只好任由他摆布;之后,阿龙经常会叫他的兄弟「接」我放学,带我到他的别墅接客。当穿着校服、样子清纯的我出现在别墅时,那些嫖客都会心花怒放,大部分都不戴保险套,直接干我。
在嫖客当中我更曾遇上与我同一座楼的住客,甚至我学校的体育老师!有一次,因为我突然月经来潮,那个嫖客更竟然强行跟我肛交。
事发已经半年了,半年之前我还是一个普通的中五女学生,很普通的17岁少女;想不到现在的我,己给无数不知名的嫖客干过,给无数不知名的嫖客射过精入我体内,真不知道这个恶梦何时才会完结!